首页 随笔区

地图的重点不在于呈现我们所能见到的世界,而是指向一个我们可能知道的世界。
——丹尼斯·伍德(Denis Wood)

最近了解到了一位名叫洪浩的艺术家,他的作品集叫做《藏经》。在他的作品中,有12幅打破标准与惯性的“新地图”存在。之所以加上引号,是因为这些作品都是以地图为灵感创作,而其所呈现的世界面貌与我们平日所认识的世界截然不同——不仅国家的位置完全错误,还常有不知具体含义的文字与图像出现。从实用性的角度看,这完全就是“问题地图”集。

不过,在这些艺术品面前,我们不妨放下实用主义,而是从艺术家的视角领略世界的不同侧影。洪浩说,他喜爱地图,他参考地图形式绘制出这一系列版画,是为了打破人们对“标准”的认识。一般认为,地图是人类衡量世界的参考,我们从地图提供的讯息中了解周围的生存环境与空间价值。但在洪浩的图中,这些标准都消失了,他以自己的标准和视角重组了另一个世界,具体而微地反映出没有什么在动荡不安的世界里是永恒不变的。

《世界政区新图》(The New World Political Map)

这是洪浩2000年完成的作品。在这幅《世界政区新图》上,各个大洲错位,国家的位置变得毫无秩序,面积也有各种样式的畸变,微软、奔腾等跨国企业也俨然成了具有重大影响力的“商业帝国”......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。

这幅作品乍一看很荒谬,但实际却以一种含蓄的方式讽刺了当时的国际现状,发人深思。例如,把美国和伊拉克邻接在一起,这对敌对冤家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?把国家的面积、位置进行互换,这种现实与艺术上的交锋与不一致也会带来焦虑与不安。洪浩曾表示有个俄罗斯人看到这幅图后感到十分愤怒,这或许也是他创作目的的一部分。有了经济实力与资源,跨国公司可以改变世界的发展方向,“富可敌国”也就是这个含义吧,这让我联想到了三星。

《世界地貌新图》(The New World Physical Map)

这也是洪浩2000年完成的作品。与上图一样,这同样展示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:陆海变换,汽车、笔记本、商标等标识杂乱地铺在世界各地。倘若较真着看,便可发现欧亚大陆、美洲、南极洲都演变成了大洋,北冰洋成了陆地,“太平洲”成了最大的陆地板块。

如今,人们在撒哈拉沙漠里发现古冰川的踪迹,在在安第斯山脉上找到古海洋的沉积物。沧海桑田,这幅图让我联想到了大陆漂移学说,但不仅限于此。一个难得的点在于,即便如今我们已经能够轻易地创造出精确的地图,但是制图者还是会在地图上加诸主观想法,画出心中的那个世界。世界是相对的,唯一不变的事就是地球上的人事物一直在变化,我们不妨抛弃僵化的思维与唯客观性的追求,带着想象与主观色彩来重新审视这个世界。

总结

我们透过地图、书籍、影像等汲取知识本是件幸福的事物,它们帮助我们充实自我,建构起对世界的认知。但是,这些媒介往往在建构我们对人、事、地、物认知的同时也扁平了我们的创意,僵化了我们的想象。在接受权威的同时,我们往往也失去了主体性,丧失了从不同角度来思考同一件事情的能力。一些另类地图真的好好有趣,能帮助我们换个角度认识世界,也能打开我们的思维活力。

参考书籍:陳玉文《誰把地圖變裝了》




文章评论

目录